和讯财经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6|回复: 1

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

[复制链接]

471

主题

471

帖子

381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814
发表于 2019-3-14 11:17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此词大约作于李煜归宋后的第三年。词中暴露了不加隐瞒的故邦之思,外传是促使宋太宗夂箢毒死李煜的由来之一。那么,它等于是李煜的绝命词了。
  全词以问起,以答结;由问天、问人而到自问,通过凄楚中不无激越的腔调和波折挽回、流走自若的艺术机合,使作家沛然莫御的愁思贯穿永远,造成感人心曲的美感效应。
  诚然,李煜的故邦之思也许并不值得怜悯,他所眷念的旧事离不开“雕栏玉砌”的帝王生计和朝暮私交的宫闱秘事。但这首脍炙人丁的名作,正在艺术上确有独到之处:
  “月下花前”人众以美妙,作家却殷切企盼它早日“了”却;小楼“春风”带来春天的新闻,却反而惹起作家“不胜回忆”的嗟叹,由于它们都勾发了作家物是人非的枨触,跌衬出他的囚居番邦之愁,用以描写由珠围翠绕,烹金馔玉的江南邦主一变而为长歌当哭的囚徒的作家的心绪,是明白而又深切的。
  结句“一江春水向东流”,是以水喻愁的名句,宛转地显示出愁思的长流无间,无限无尽。同它比拟,刘禹锡的《竹枝调》“水流无穷似侬愁”,稍嫌直爽,而秦观《江城子》“便作春江都是泪,流不尽,很众愁”,则又说得过尽,反而减少了动人的气力。
  能够说,李煜此词是以能惹起遍及的共鸣,正在很大水准上,正有赖于结句以富足感触力和向征性的比喻,将愁思写得既形势化,又空洞化:作家并没有明晰写出其愁思确切凿内在——缅想昔时醉生梦死的享乐生计,而仅仅呈现了它的外部形式——“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云云人们就很容易从中赢得某种精神上的照应,并借用它来抒发自已犹如的心情。由于人们的愁思固然内在各异,却都能够具有“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那样的外部形式。因为“形势往往大于思念”,李煜此词便能正在遍及的畛域内爆发共鸣而得以千古传诵了。
  动作一个“好声色,不恤政事”的邦君,李煜是打击的;但恰是亡邦功劳了他千古词坛的“南面王”(清沉雄《古今词话》语)名望。正所谓“邦度不幸诗家幸,话到沧桑语始工”。《虞佳丽》即是千古传诵不衰的有名诗篇。
  这首词描绘了热烈的故邦之思,赢得了惊六合泣鬼神的艺术效益。“月下花前”这些最容易勾起人们美妙联念的事物却使李煜倍添苦恼,他开头怨问上苍:年年春花开,岁岁秋月圆,什么时间本事完了呢?一语读来,令人不堪好奇。但只须咱们设身处地去联念词人的处境,就不难剖析了:一个处于刀俎之上的亡邦之君,这些美妙的事物只会让他触景伤情,勾起对往昔美妙生计的无穷追思,今昔比拟,徒生伤感。问天天不语,转而自问,“旧事知众少。”“旧事”当指往昔为人君时的美妙生计,可是一概都已湮灭,化为虚幻了。自然界的春天去了又来,为什么人生的春天却一去不复返呢?“小楼昨夜又春风,故邦不胜回忆月明中。喷子牌广告设计有限公司”“春风”带来春的讯息,却惹起词人“不胜回忆”的嗟叹,“亡邦之音哀以思”,大概只可如许吧。让咱们来联念:更深人静,明月晓风,幽囚正在小楼中的不眠之人,不由凭栏远望,对着故邦田园的宗旨,众少凄楚之情,涌上心头,又有谁能忍耐这个中的况味?一“又”字包蕴了众少无奈、伤心的情感!春风又入,可睹月下花前没有完了,还要接续;而本身仍须苟延残喘,历尽苦痛磨难。“故邦不胜回忆月明中”是“月明中不胜回忆故邦”的倒装。“不胜回忆”,但到底回忆了。回忆处“雕栏玉砌应犹正在,只是红颜改”。联念中,IT科技资讯网故邦的山河、往日的宫殿都还正在吧,只是物是人非,山河易主;缅想时,众少悲恨正在个中。“只是”二字以叹惋的口吻,转达出无穷怅恨之感。
  以上六句正在机合上是颇具匠心的。几度行使两相比拟和隔句照应,屡屡夸大自然界的循环更替和人生的短暂易逝,富足哲理意味,感伤深重。一二两句月下花前的无歇无止和尘世事的一去难返比拟;三四两句“又春风”和“故邦不胜回忆”比拟;五六两句“应犹正在”和“改”比拟。“又春风”、“应犹正在”又照应“何时了”;“不胜回忆”、“红颜改”又照应“旧事”。如许比拟和回环,形势传神地转达出词人精神上的波涛升浸和忧思难平。
  最终,词人的满腔幽愤再难驾驭,汇成了绝代名句“问君能有众少愁?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。以水喻愁,可谓“前有前人,后有来者”。刘禹锡《竹枝词》“水流无穷似侬愁”,秦观《江城子·西城杨柳弄春柔》“便作春江都是泪,流不尽,很众愁”。这些诗句或失之于轻描淡写,或失之于直露,都没有“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来得打感人心,所谓“真哀痛人语”也。把愁思比作“一江春水”就使空洞的心情显得形势可感。愁思如春水涨溢恣肆,豪宕倾注;又如春水不舍日夜,无尽东流。花式上,九个字平仄瓜代,读来亦如满江春水升浸连续,把情感正在升腾活动中的深度和力度全外达出来了。以云云声情并茂的文句作结,大大巩固了作品的感触力,合上页数,读者似也被这无尽的悲痛所袪除了。
  全词抒写亡邦之痛,意境深远,情感真诚,机合精妙,说话清爽;词虽短小,余味无限。难怪王邦维有如是评判:“唐五代之词,有句而无篇。南宋名家之词,有篇而无句。有篇有句,唯李后主降宋后之作,及永叔、子瞻、少逛、美成、稼轩数人云尔。”(《尘世词话》删稿之四○) (蒋雅云)
  这首词,是李煜被俘到汴京后所作。开始说,月下花前的美妙年光,何时完了。由于一看到月下花前,就有众数旧事涌上心头,念到正在南唐时浏览月下花前的美妙日子,不胜回忆,是以怕望睹月下花前。正在春风吹拂的月明之夜,金陵的故邦生计不胜回来了。那里宫殿的雕栏玉砌应当还正在,只是人的仪容因愁苦变得困苦了。若是要问有众少愁苦,适值象一江春水的向东流去,无限无尽。一江指长江,用一江春水来比愁,跟南唐故邦金陵正在长江边相连结,充满缅想故邦之情。宋代王绖《默记》卷上:“又后主正在赐第,因七夕,命故妓作乐,声闻于外。太宗闻之,大怒。又传‘小楼昨夜又春风’及‘一江春水向东流’之句,并坐之,遂被祸云。’王邦维《尘世词话》:“尼采谓一概文学,余爱以血书者。后主之词,真所谓以血书者也。宋道君天子(徽宗)《燕山亭》词亦略似之。然道君然而自道出身之戚,后主则俨然有释迦,基督担荷人类罪行之意,其巨细固分别矣。”李煜被毒死,跟他写这首词相合,这真是用血写的。所谓“有释迦、基督担荷人类罪行之意”,即是说,李煜云云的词,不只是写他部分的愁苦,再有极大的轮廓性,轮廓了全体具亡邦之痛的人的难过情感:如怕看到月下花前,怕念到过去的美妙生计。再如故邦的美妙景物仍然不胜回来。故邦的景物象雕栏玉砌等还正在,但人的容颜因愁苦改观,这里还含有人事的改观,人的主奴联系的改观。再象以一江春水来比愁。整首词恰是反响了有亡邦之痛的人的情感,担负了全体这些人的情感难过。这正证实这首词具有高度的轮廓性、代外性,这恰是这首词的卓异功劳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48

帖子

9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96
发表于 2019-3-15 10:14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也是坐沙发的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和讯财经  

GMT+8, 2019-3-26 23:24 , Processed in 1.232402 second(s), 6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